号称规模超700亿的集团崩了!

最后更新:2021-02-25 2:43

两边的生意都很大……未来乐淘是向电子方向突围还是向商务方向突围呢?这个还没有定论,我还在思考。  话说中小企业老板,你是否愿意亲自上阵动手?如果不行千万别玩,真浪费时间浪费钱。号称规模超700亿的集团崩了!  当你面前拥有所有的信息,审计网页和处理页面上出现的问题就顺理成章了。 尉文渊与上交所的人间烟火气******人物小传 | 尉文渊与上交所的人间烟火气  来源:证事听  在资本市场,尉文渊无疑是个有符号意义的人。  作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一任总经理,同时也是筹备时期的负责人,尉文渊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历史自然而然被“绑定”在一起。  有趣的是,他们的故事,充满了人间烟火气。比如,在历史性的首次开市鸣锣之际,尉文渊需要穿过彼时浦江饭店后厨的锅碗瓢盆。而且这面锣在被尉文渊背回上交所之前,一直藏身于一家被晾晒的衣服和被子随意掩映住的小门面;再比如,上交所开业之际,尉文渊左右脚分别为40码和45码的一双皮鞋;还比如,坐在筹建中的上交所大厅深感绝望之际,尉文渊的男儿泪可能已经浸入了上交所的地板。  我们不是尉文渊,难以真正感知他30年前的焦灼与欣喜,但是,当我们在中国证券博物馆也就是上交所创建原址浦江饭店见到他时,就突然理解了那段历史的必然走势。  尉文渊的个子很高,几乎1.8米,在某种意义上说,彼时浦江饭店孔雀厅能够让尉文渊“一见钟情”,很可能与其拱形穹顶对高个子人士的友好有关。当然,尉文渊对于选址的官方说法还是电影“子夜”的启发。  尉文渊很儒雅,无论身着休闲装还是西服领带的标配,都透着一股书卷气。他不认为自己是江湖传说的“上海滩猛人”,不过对于外界的评价也很超然,“交易所的历史很公开透明,我不能把它乔装打扮,所以对别人评价的态度是随缘”。  尉文渊非常坦率,谈及上交所筹备期就设定电子化交易的先进性,他说,“我只是觉得拷贝过去的东西不好,其实也不知道应该什么样,直到某一瞬间看到了对的东西”;谈及自己职业生涯的“碰壁”,他觉得,在当时一切高歌猛进的背景下“是早晚要发生的事”。  尉文渊对于证券市场媒体对于市场的及时跟进有执念,“要提高公众的投资意识”、“要去启蒙”,结果是“洛阳纸贵”——当时还没公开刊号的内刊已经卖疯了,甚至于造富了一批“黄牛”。而且,“报纸的阅读率都是100%以上,因为读者们是一遍一遍的看”。  此外,尉文渊的回溯认知力很强,“在离开上交所几年后,我回忆过往最感恩的是,当时像我这样一个年龄(35岁)的人,体制能够给我空间猛打猛冲五、六年,这是很罕见的,也是难以复制的”。  除了回溯历史,对于上交所的如今和未来,尉文渊仍保持着“同频”。他关注着科创板的创新与发展,期待自上而下的推动和自下而上的改革能够在上交所达成融合。他以“混凝土”来形容正在推进的注册制改革、退市规则优化等深改举措,而这些“混凝土”经过历练、融合和重塑,将成为夯实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、服务“十四五”时期新发展格局的基石。  这就是我们在专访中触碰到的尉文渊,从历史中走来,满身人间烟火气,却让我们对历史、对现在、对未来心潮澎湃!


本文由 郑谷 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链接:
浏览量:

宽728高90
宽728高90
文章分类
宽200高200
工具
宽200高200

Copyright 2013-2018 甲骨文字典 (www.hndzjy.com) 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粤ICP备6898876号-1-